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德技双修 >> 圣人言行 >> 内容

圣贤经典:黄石公『素书』

时间:2015/5/6 17:11:16    来源:聚福缘风水网

  核心提示:黄石公,约公元前292年-前195年,秦末时人,后得道成仙,被道教纳入神谱。据传黄石公是秦末汉初的五大隐士之一,排名第五。《史记·留侯世家》称其避秦世之乱,隐居东海下邳(pī)。其时张良因谋刺秦始皇不果,亡匿下邳。于下邳桥上遇到黄石公。黄石公三试张良后,授与《素书》。...


前 言


爱读中国历史的人,一开始都会被帝王将相们的文韬武略所吸引。台前幕后的经国大计,莽原沙场的刀光剑影,舞榭歌台的杯盘交错,孤城远镇的阴谋策划,英雄末路,美人迟暮,壮士悲歌,忠臣饮恨……无不让人或击节嘘唏,或扼腕长叹。然而,看得多了,慢慢就会发觉浩翰的史籍应该记载却有意无意遗漏忽略的人事委实不少。

对“乱哄哄你方唱罢我登场”的人物看多了,目光会不经意地投向唯独中国历史才有的一个特殊的人群——隐士。说它特殊,首先是其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神秘性。二十五史每一部都专辟一章曰:“隐逸”。然而,除个别人的生平较详,大多不知其从何而来,老于何乡。有的干脆只闻其声,未见其人。如朱元璋当了皇帝后,立法十分严酷。有一天他要到寺庙里走走,他从前穷得活不下去,也当过几天和尚,想必是恋旧情结使然,但他禁止随从人员进去,独自一人踱到寺院的山墙下,看见上面画了一个布袋和尚,墨迹未干,旁边题有一首诗偈:大千世界浩茫茫,收拾都将一袋装。毕竟有收还有散,放宽些子又何妨?他转头立即命从人进庙搜索,里里外外无一人,只是一座荒芜已久的古寺而已。

有的隐士人物是半入世态。这类人物虽名为隐士,深居山林,仿佛不食人间烟火,其实非常关心天下大事,但又从不直接出面干预,只是从旁或通过朋友,或派出学生,帮助别人成功后,就再也找不到他们的踪影了。后世比较熟悉的,一个是春秋战国时代的鬼谷子,他只打发出五个学生——苏秦、张仪、孙膑、庞涓、尉缭,就把天下诸侯玩得团团转,最后还是采用了张仪的策略,秦始皇才得以统一天下。还有隋唐之际的文中子王通,他以儒佛道三家通才的学养,讲学河汾,培训了一批开创盛唐的文臣武将,如魏征、李靖、房玄龄等人都是他的学生。而他作为隐身幕后的旷世奇人,正史中却不载一字;帮助朱元璋打天下的也是几个始终不肯站出来的装疯卖傻的道人,推到台前的只有一个刘伯温。虽然朱元璋都亲自为他们写过传记,但编正史的儒家不予录用,因为不合他们的口味。

将《素书》传给张良的黄石公,也是这样一个“犹抱琵琶半遮面”的神秘人物。他在圯桥授书张良后,相约十三年济北相见,不过他说谷城山下有块黄石,那就是他。不早不晚,十三年后汉高祖率军路经谷城山下,张良果见山脚下有一黄石,于是取回家供了起来。

黄石公很有点像鬼谷子,他预见到秦将亡,汉将兴,想物色一个代理人,替他出山辅佐刘邦打天下。但何以偏偏找的是张良呢?圯桥相遇,初看似乎纯属偶然,细思却不尽然。圯桥授书,其实是黄石公早已安排停当了的。

张良作为韩国一风度翩翩、美若好女的佳公子,因在博浪沙狙击秦始皇,始皇大怒,通缉全国大肆追捕,这一爆炸性的新闻肯定被传得沸沸扬扬,无人不晓。正在留心天下大势的黄石公焉能不知?他想,一个纤弱如女子的青年,敢于狙击一跺脚地动山摇的秦始皇,勇则勇矣,但此乃匹夫之勇,还不足以成大事。亡秦需要这些热血壮士,然而必须具备以柔克刚、以弱制强的大勇,那就得看他能否学会“猝然临之而不惊,无故加之而不怒”的忍劲了。

因有此背景,有此思虑,黄石公肯定把张良作为首选人物,暗中跟踪、观察他有好久了。圯桥相遇,在张良是邂逅,在黄石公却是预谋;接著而来的一系列折辱,既是考验,也是上课。直到张良考试过关,才将《素书》给了他,也等于在传给他“修身、治国、平天下”的法宝的同时,告诉他:忍点著,才有好处!

后来的事实也证明,张良靠这部《素书》兴刘灭项,功成身退,完全得益于一个“忍”字。即使纵观中外成功的政治家,除开客观因素不说,自身必须具备“三忍”的素养:一曰容忍,二曰隐忍,三曰不忍。

怎么理解?容忍者,胸怀气量也。海纳百川,没有海洋般的胸怀,怎能拥有天下!隐忍者,隐而不发也。越是伟大的政治家,所遭遇的凶险艰难也越多。在时不至、运不到的时候,必须有足够的耐性忍下去,再忍下去;同时积蓄力量,修德聚贤,像周文王在羑(yǒu)里狱中那样。不忍者,非常人之所忍也,大义灭亲之忍也,消灭政敌绝不手软之忍也……如李世民之于胞兄李建成,诸葛亮之于马谡等等。

由此可知,《素书》是为从政者就如何加强自身的政治素养,如何把握道德与谋略的关系而写的,但又不仅仅局限于此。书中这些效法天道地道,以格言形式表述的最高智慧,用之修身,可以明志益寿;用之治国,可以位极人臣;用之经商,可以富埒(liè)王侯;用之军事,可以百战百胜。

《素书》原文并不长,只有六章一百三十二句。词句也不十分难懂,但每句话的内蕴却异常丰富、深邃。鉴于此,我们在整理这部古籍时,没有采取逐字逐句翻译的方式,而是从读者的角度出发,用“释评”的办法,尽量挖掘、剖析每一段话的内涵。估计读者自己明白的地方,就一带而过;涉及到古代哲学或用典比较生僻之处,则力所能及给予较详尽的阐述,有时适当结合现代观念予以评析,对于其中已经过时的一些观点,则以当代先进思想观念为准则提出了不同的看法。

最后,我们觉得有必要对张商英其人简略地说几句。张商英,字天觉,四川人。宋神宗、哲宗、徽宗三朝期间都在中央政府作官,后位至宰相。《宋史》说他“为政持平”,“立同异”,“宽民力”,能力谏徽宗禁绝豪华奢侈、大兴土木的恶习,徽宗对他颇为敬畏。可惜他所处的那个历史时期正是以王安石为首的革新派和以司马光为首的守旧派反反覆覆斗得不可开交的时期,加之他又是由神宗时的奸相章惇举荐,两派的人际关系极其复杂,连苏轼这样的人都无法摆脱党争的牵连,更不要说别人了。而且两党的宗派斗争到了十分愚蠢可笑的地步。比如,宋朝皇权有一个非常特殊的情况,由于赵匡胤之后即位的不是他的儿子,而是他的弟弟赵光义,后来皇权的交替几乎都是叔侄之间交叉传递。这样就出现了一个做侄子的当了皇帝后,对上一任皇帝也就是他的叔叔该如何称呼的难题:是叫“父皇”呢?还是叫“叔父”?为此两派在金銮殿上吵得箭拔弩张,磕头出血。王安石一派说,国之存亡就在这一叫上;司马光一派说,不认生身之父,而将叔父叫“父皇”,这是大不孝,孔孟再世也不会答应的。这两个人都是中国历史上有名的思想家、政治家,可是一旦被偏见蒙了心后,竟会愚昧无聊到这种地步!张商英在这样一种政治氛围中,能得善终,实为不易。环境虽然乌烟瘴气,但张商英学佛、为政又悟道,他卧病时,突然有一天对儿子和女婿说:“我告诉你们《法华经》上所说的地上涌出多宝如来宝塔,确有其事,不是比喻。我现在就要走了。”他说完此话,把枕头随手向窗户扔去,只听空中一声雷响,再回头看他,已阖然而逝。《素书》由这样一位人物来注释,必然融会了他对政界风浪、世态炎凉以及人生素养的深刻认识,自当不会辱没那位世外奇人黄石公的一片苦心了。


黄石公『素书』概论


《素书》是以道家思想为宗旨,集儒、法、兵的思想发挥道的作用及功能,同时以道、德、仁、义、礼为立身治国的根本、揆度宇宙万物自然运化的理数,以此认识事物,对应事物、处理事物的智能之作。

《老子》主张尚无为、法自然的思想,与黄石公讲的潜居抱道,以待其时,即根据客观情况的发展变化而灵活应用。这种思想仍是无为自然之意。老子对理民统众的指导思想是:处无为之事、行不言之教。黄石公是说:略己而责人者不治。”“释己而教人者逆,正己而化人者顺。以上二者都认识到,先求诸己的自我建立,是为理民统众的首要条件。老子对待下属的态度是:既以与人己愈有,既以与人己愈多。”“高以下为基,贵以贱为本。黄石公对下属的戒慎是:薄施厚望自厚薄人贵而忘贱。老子对事物变化的认识方法是:执古之道,以御今之有,能知古始,是谓道纪。黄石公是说:推古验今,所以不惑。老子在横向交接上,主张柔弱谦下,黄石公主张的则是恭俭谦约近恕笃行。老子唯一的治国要领是:重积德则无不克,无不克则莫知其极,莫知其极,可以有国。黄石公主张的是:德足以怀远先莫先于修德。所以黄石公在治国统军取众时首先对修身及自我要求特别严格,同时对其理家、理国的方略能高瞻远瞩。欲得齐家、治国,成就伟大的功业,须先绝禁自身的嗜欲,减损过恶,断绝酒色,远避嫌疑,使自身成为一个洁白无污的清廉者。其二,要博学切问,增广知见,高行微言,修身建德,使自身有高尚的德行,以恭俭谦约处人,亲近仁人,和正直的君子交友,斥责为非作歹及尚谗言的小人。不可轻上,戒于侮下。

对自己的立身要求,应是橛橛(jué梗梗(gěng,坚定不移,孜孜淑淑,始终如一,戒慎笃行,忍辱好善,至诚体物,知足知止,精诚纯一,不苟得,不贪鄙,戒自恃与多私。

任材使能,要有充分的认识和了解。发号施令的原则是:存心与政令一致,不可后令谬前,对部下要宽宏大量,不能以过弃功,要恩厚待人,不可薄施厚望,不可贵而忘贱,不可凌下取胜,不可自厚薄人。奖赏要慷慨,赏罚要分明,不可贪人之有,不可美谗仇谏。

处世理国,要体道建德,审权变,察安危,追本溯源,观察现象,度测将来,防患于未然,戒祸于始萌,以此明辩盛衰之道,通晓成败之数,审辨治乱之势,或就或去而顺理。

《老子》论的是道之宏观整体,《素书》是将道的整体与作用及表现形式(夫道、德、仁、义、礼五着一体也)统为一贯,集为一体,同时《素书》有因时势而应变的特点。《素书》不仅是一部修身处事的格言集,而且是一部治国统军的政论书。


黄石公简介


黄石公,约公元前292年-前195年,秦末时人,后得道成仙,被道教纳入神谱。据传黄石公是秦末汉初的五大隐士之一,排名第五。《史记·留侯世家》称其避秦世之乱,隐居东海下邳()。其时张良因谋刺秦始皇不果,亡匿下邳。于下邳桥上遇到黄石公。黄石公三试张良后,授与《素书》,临别时有言:十三年后,在济北谷城山下,黄石公即我矣。张良后来以黄石公所授兵书助汉高祖刘邦夺得天下,并于十三年后,在济北谷城下找到了黄石,取而葆祠之。后世流传有黄石公《素书》和《黄石公三略》。


圯桥授书


有一个典故大概大家都知道,黄石公故意把鞋子弄到桥下,张良毕恭毕敬的为老人拾鞋穿鞋,后来老人又几次考验张良,张良终于通过了考验,于是黄石公就把自己的一本书传授给了张良,这部书的名字有传说叫做《太公兵法》,其实是以讹传讹,这部书的名字应该叫做《素书》。张良却没有把这部书传给后人,而是将书埋进了自己的坟墓。张良死后大约五百年,盗墓人从张良墓里偷了这本书,才在汉族民间流传开来。这段故事记载于宋朝人张商英为《素书》写的序里。张良虽然用这部书里的知识帮助刘邦取得了天下,但是张良也没有完全领悟书中的奥义。此典故正式名曰圯()桥授书


黄石公《素书》原序


宋 张商英


《黄石公素书》六篇,按《前汉列传》黄石公圯桥所受子房《素书》,世人多以三略为是,盖传之者误也。

晋乱,有盗发子房冢,于玉枕中获此书,凡一千三百三十六言,上有秘戒:不传于不道不神不圣不贤之人;若非其人,必受其殃;得人不传,亦受其殃。呜呼!其慎重如此。

黄石公得子房而传之,子房不得其传而葬之。后五百余年而盗获之,自是《素书》始传于人间。然其传者,特黄石公之言耳,而公之意,其可以言尽哉。

余窃尝评之:天人之道,未尝不相为用,古之圣贤皆尽心焉。尧钦若昊天,舜齐七政,禹叙九畴,傅说陈天道,文王重八卦,周公设天地四时之官,又立三公以理阴阳。孔子欲无言,老聃建之以常无有《阴符经》曰:宇宙在乎手,万物生乎身。道至于此,则鬼神变化,皆不逃吾之术,而况于刑名度数之间者欤!

黄石公,秦之隐君子也。其书简,其意深;虽尧、舜、禹、文、傅说、周公、孔、老,亦无以出此矣。然则,黄石公知秦之将亡,汉之将兴,故以此书授子房。而子房者,岂能尽知其书哉!凡子房之所以为子房者,仅能用其一二耳。

《书》曰:阴计外泄者败。子房用之,尝劝高帝王韩信矣。《书》曰:小怨不赦,大怨必生。子房用之,尝劝高帝侯雍齿矣。决策于不仁者险。子房用之,尝劝高帝罢封六国矣。设变致权,所以解结。子房用之,尝致四皓而立惠帝矣。吉莫吉于知足。子房用之,尝择留自封矣。绝嗜禁欲,所以除累。自封用之,尝弃人间事,从赤松子游矣。

嗟乎!遗糟弃滓,犹足以亡秦、项而帝沛公,况纯而用之,深而造之者乎!

自汉以来,章句文辞之学炽,而知道之士极少。如诸葛亮、王猛、房乔、裴度等辈,虽号为一时贤相,至于先王大道,曾未足以知仿佛。此书所以不传于不道、不神、不圣、不贤之人也。

离有离无之谓,非有非无之谓,有而无之之谓,无而有之之谓。非此四者,虽口诵此书,亦不能身行之矣。

释义秦朝末年的隐士黄石公的《素书》共有六章。大多数人以为黄石公在圯桥传授给张良的《素书》就是《三略》,这实在是以讹传讹啊。

西晋时期,天下大乱。盗墓贼发掘了张良的坟墓,在头底下的玉枕中发现了这本《素书》,共计有一千三百三十六字,上面题有秘诫说:“不允许将此书传于『不道、不神、不圣、不贤之人』,否则必遭祸殃;但是如果遇到合适的传人而不传授,也将遭殃。”可见像《素书》这样一本关系到天下兴亡、个人命运的“天书”,是否要传世,是一件极其慎重的事情!

当年黄石公遇到张良这样的豪杰,经过几次无情的考较后,才慎重地传给了他;张良因为没有遇到合适的人选,只好将它和自己一起带进棺材。五百余年后,因盗墓贼得到了它,才使这本“奇书”得以在人间流传,然而公之于世的,也只不过是黄石公的极其简略的言词,至于其中的玄机深意,浮浅的言语怎么能穷尽呢?

我与人议论到古人时曾经讲过,天道和人道,何尝不是相辅相成呢?对于天道和人道的关系,古代的圣人贤哲都能够心领神会并尽心竭力地去顺天而行。比如帝尧,恭敬地顺应上天的法则就像敬畏上帝一样;遵循天道建立建全七种治理国家的重大政治制度;依据自然地理的实际情况把天下划为九州;傅说向殷商中期的继承人武丁讲述天道的原则,才使商朝得以中兴;文王“法天象地”,才推演发展了八卦;周公效法天地四时的规则建立了封建官吏组织,同时设立三公(太师、太傅、太保)负责调和平衡阴阳;孔子觉得天人之道太奥妙了,常常不愿意轻易谈论;老子却用“无”与“有”来概括天道运行的规律。托名黄帝的《阴符经》中说:“对于大自然的运行规律了然于心之后,思想才会处于一种自由状态,于是就会感到周围的一切都在自己的把握之中,万事万物的变化都由我来主宰。”一个人的道行到了这种地步,神鬼变化都无法逃脱其谋术,更何况类似刑罚、名实、制度、相卜这些不足挂齿的小事呢!

黄石公是一位秦时的世外高人,他传给张良的这本书,词语虽然简略,但含义却很深邃,即使尧、舜、禹、文王、傅说、周公、孔子、老子也无法超过他。他知道秦朝就要灭亡,汉朝即将兴起,因此把《素书》传给了张良,让他替天行道,帮助刘邦灭秦兴汉。张良虽然完成了这一历史使命,但他又怎么能完全精通这本书的奥妙呢?张良之所以能成为千古流芳的张良,功成名遂,全身而退,也只不过用了其中的十分之一、二罢了。

当年韩信要求刘邦封他为齐王,刘邦很恼火,但又是用人之际,刘邦不能得罪韩信,张良正是运用《素书》上所说的“阴计外泄者败”这一谋略的基本法则,暗示刘邦答应了韩信的要求,才使他能最后打败项羽。当天下初定,众功臣因没有得到封赏而策划叛乱的时候,张良根据“小怨不赦,大怨必生”的人情世故,劝汉高祖首先封赏了与他有隔阂的雍齿为什方侯,从而安定了人心,防止了一场宫廷内乱。

当刘邦被项羽围困在荥阳的时候,刘邦一筹莫展,谋士郦食其建议刘邦重封六国的后代,以争取各君臣百姓的拥戴,张良知道这一决策不是出于真正的仁爱之心,根据“决策于不仁者险”的原则,说服了刘邦,把已经赶制好的印信全部收回,才使刘邦避免了一场灭顶之灾。

《素书》上说:“绝嗜禁欲,所以除累。”张良采用了这一明哲保身的至理,抛弃功成名就后的荣华富贵,飘然出世,避开了政治斗争的漩涡,与清风明月为侣,逍遥自在地度过了一生。真神妙啊!

张良只用了《素书》中一些残渣余唾,就推翻了秦王朝,打败了项羽,辅佐刘邦统一了天下,如果能领会其中的精华奥义,进而有所发挥,灵活运用,那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景象呢?

自从汉刘氏一统天下、九合诸侯后,诗赋文章蔚然成风,蓬勃发展,但是真正认识、掌握宇宙大道的哲人却寥寥无几。诸如三国时的诸葛亮、十六国时的王猛、初唐的房玄龄、唐宪宗时的裴度这些名臣,虽然被世人称作冠绝一时的贤相,但他们对于道为何物,连其依稀仿佛的皮毛也并没有领会多少,其原因就在于他们还算不上是通晓“天道”的神异之才,造福苍生的圣贤之士,所以没有那个福气得其真传。

“天道”的真谛可以这样理解:“道”的存在“离有离无”;“道”化为真气后,就成了一种“非有非无”的物质,可以将其叫做“神”;如果谁能永远持有这种“神”的状态又不显露出来,就是“圣人”;保持在这种无形无状的境界中又能随心所欲地将之生化为万事万物的人就是“贤人”。


黄石公『素书』原文


原始章第一


夫道、德、仁、义、礼,五者一体也。道者,人之所蹈,使万物不知其所由。德者,人之所得,使万物各得其所欲。仁者,人之所亲,有慈惠恻隐之心,以遂其生成。义者,人之所宜,赏善罚恶,以立功立事。礼者,人之所履,夙兴夜寐,以成人伦之序。夫欲为人之本,不可无一焉。贤人君子,明于盛衰之道,通乎成败之数;审乎治乱之势,达乎去就之理。故潜居抱道以待其时。若时至而行,则能极人臣之位;得机而动,则能成绝代之功。如其不遇,没身而已。是以其道足高,而明重于后代。 

正道章第二


德足以怀远,信足以一异,义足以得众。才足以鉴古,明足以照下,此人之俊也。行足以为仪表,智足以决嫌疑。信可以使守约,廉可以使分财,此人之豪也。守职而不废,处义而不回,见嫌而不茍免,见利而不茍得,此人之杰也。

 

求人之志章第三


绝嗜禁欲,所以除累;抑非损恶,所以让过。贬酒阙色,所以无污;避嫌远疑,所以不误。博学切问,所以广知;高行微言,所以修身。恭俭谦约,所以自守;深计远虑,所以不穷。亲仁友直,所以扶颠;近恕笃行,所以接人;任材使能,所以济物;瘅dàn恶斥谗,所以止乱;推古验今,所以不惑;先揆后度,所以应卒。设变致权,所以解结;括囊顺会,所以无咎。橛橛梗梗(juégěng),所以立功;孜孜淑淑,所以保终。

 

本德宗道章第四


夫志心笃行之术:“长莫长于博谋,安莫安于忍辱;先莫先于修德,乐莫乐于好善,神莫神于至诚,明莫明于体物,吉莫吉于知足。苦莫苦于多愿,悲莫悲于精散,病莫病于无常,短莫短于苟得,幽莫幽于贪鄙,孤莫孤于自恃,危莫危于任疑,败莫败于多私,短莫短于苟得。”

 

遵义章第五


以明示下者闇,有过不知者蔽,迷而不返者惑,以言取怨者祸。令与心乖者废,后令缪前者毁。怒而无威者犯,好直辱人者殃;戮辱所任者危,慢其所敬者凶。貌合心离者孤,亲谗远忠者亡。近色远贤者惛,女谒公行者乱,私人以官者浮。凌下取胜者侵,名不胜实者耗。略己而责人者不治,自厚而薄人者弃废。以过弃功者损,群下外异者沦,既用不任者疏。行赏吝色者沮,多许少与者怨,既迎而拒者乖。薄施厚望者不报,贵而忘贱者不久,念旧恶而弃新功者凶。用人不得正者殆,强用人者不畜,为人择官者乱,失其所强者弱。决策于不仁者险,阴计外泄者败,厚敛薄施者凋。战士贫、游士富者衰。货赂公行者昧。闻善忽略、记过不忘者暴。所任不可信、所信不可任者浊。牧人以德者集,绳人以刑者散。小功不赏,则大功不立;小怨不赦,则大怨必生。赏不服人、罚不甘心者叛。赏及无功、罚及无罪者酷。听谗而美、闻谏而仇者亡。能有其有者安,贪人之有者残。 

安礼章第六


怨在不舍小过,患在不豫定谋。福在积善,祸在积恶。饥在贱农,寒在惰织。安在得人,危在失事;富在迎来,贫在弃时。上无常操,下多疑心;轻上生罪,侮下无亲。近臣不重,远臣轻之。自疑不信人,自信不疑人;枉士无正友,曲上无直下。危国无贤人,乱政无善人。爱人深者求贤急,乐得贤者养人厚;国将霸者士皆归,邦将亡者贤先避。地薄者大物不产,水浅者大鱼不游;树秃者大禽不栖,林疏者大兽不居。山峭者崩,泽满者溢。弃玉抱石者盲,羊质虎皮者柔。衣不举领者倒,走不视地者颠。柱弱者屋坏,辅弱者国倾。足寒伤心,民怨伤国。山将崩者下先隳;国将衰者民先弊。根枯枝朽,民困国残。与覆车同轨者倾,与亡国同事者灭。见已生者慎将生;恶其迹者须避之。畏危者安,畏亡者存。夫人之所行:有道则吉,无道则凶。吉者,百福所归;凶者,百祸所攻;非其神圣,自然所钟。务善策者无恶事;无远虑者有近忧。同志相得,同仁相忧,同恶相党,同爱相求,同美相妒,同智相谋,同贵相害,同利相忌,同声相应,同气相感,同类相依,同义相亲,同难相济,同道相成,同艺相规,同巧相胜,此乃数之所得,不可与理违。释己而教人者逆,正己而化人者顺。逆者难从,顺者易行;难从则乱,易行则理。如此理身、理家、理国可也。


黄石公『素书』释评

原始章第一

正道章第二

求人之志章第三

本德宗道章第四

遵义章第五

安礼章第六

(点击各章标题阅读)

  • 风水|风水网|风水大师|八字预测|聚福缘风水网(www.pandacheng.com) © 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大师QQ:813810893,284348622;手机:13397380992; 湘ICP备13001145号-1